当前位置: 主页 > W酷生活 >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 >
 
 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20-06-12  分类:W酷生活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(芋传媒记者邱家琳报导)年初在屏东举办的台湾灯会,作品惊豔国内外,缔造千万人次造访,其中《线花》更获得义大利 A’ Design Award 金奖肯定,再次让世界看见台湾。这件从九重葛造型发想、宛如太空飞船降落地表的装置艺术,出自单挑概念工作室总监白睿腾之手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现年 37 岁的白睿腾,大学就读台科大应用设计系,研究所到大同大学念工业设计硕士,毕业后曾到纽约就职、在荷商公司担任设计师与专案经理,累积跨国工作经验。2014 年,热爱挑战的他,决定创办单挑概念工作室,打造个人品牌,希望探索各种可能性、打破既定的框架。

「做设计就像在玩玩具,刺激你去想像原本不存在的事物。」白睿腾感性说道,他很喜欢逛玩具店,因为玩具有各种造型与按钮,可以让小朋友做角色扮演、构思剧本与建构场景,进而训练想像力,设计同样也是根据客户的需求、产品的特性,让它变得更好或想办法让它发生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国际工作经验 让他看见台湾人的优势

与不同国家、文化背景的人共事,不仅能激发前所未有的创意,也可以了解对方与自身的长处。2009 年,白睿腾参加经济部的补助计画,在纽约的设计公司工作,发现外国人的自发性强、对目标有所坚持,又以德国人的表达能力最突出,法国人特别有研究精神,令他印象深刻。

在纽约负责的案子,也让白睿腾迅速地成长,对设计有更多体悟。他曾接受墨西哥政府的委託,设计一款结构简单、可自行组装的眼镜,降低工厂的人力成本,让近视的学童能免费拥有眼镜,减少贫富差距造成的学习落差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对白睿腾来说,设计不只是追求外观的美,也要了解客户的需求、痛点与目标,所以它不一定是很深奥的技术,有时是种思考的方法与手段。返回台湾后,他决定到荷商公司就职,继续在国际化的环境下学习,接触来自世界各国的同事。

从设计师升迁为专案经理后,白睿腾发现台湾人在工作上其实拥有不少优势,并不比外国人差。他指出,台湾人能釐清各种複杂的外在因素、权衡轻重,替客户做一个好的判断与选择,但或许台湾人就是太聪明,能做出客户想要的「正确答案」,以设计而言,有时缺了点原创性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化不可能为可能 白睿腾创办个人品牌

经历两年的锻鍊,几乎没有什幺产品难不倒白睿腾,从机器人、牙刷、净水系统、音响喇叭、饰品到平板电脑,样样都可以设计。2014 年,他凭着这股自信、热情与冲动,创办了单挑概念工作室,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。

创业之后,他才察觉有些事情没那幺简单,生产、品牌经营与行销都是学问。他笑说,以前在公司有一组团队,遇到问题可以互相支援与辅助,但离开公司后,很多事情要靠自己解决,「原来以前不是我厉害,而是大家很厉害。」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不过,化不可能为可能、挑战既定的框架,是白睿腾想要努力一辈子的事情。他仰赖过去工作经验的养成,先探究失败的原因,再尝试各种可行的做法,试图解决问题,而单挑概念在这些年来也渐渐步上轨道,将产品销售到国外。

单挑概念的作品常见线条与几何造型,这与白睿腾喜欢钻研哲学、心理学与生物学,探究各种事物的原理与现象有关。对他来说,每个人都有共通性,越内在的地方越相似,当设计越简单,就越能引发大家共鸣,他的作品便是透过抽象化的手法,试图了解最根本的感受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《线花》融入在地意象 引发观众共鸣

近年来,单挑概念的创作开始游走于设计与艺术之间。像深受法国拍卖公司 Tajan 总监青睐的《Junction》,以火车站、废弃工厂内的管线为灵感,透过水晶玻璃创造不同的几何造型,表达互相串连、交会的概念,它能收纳各种小物或当成花器使用,也可以作为纯粹的居家摆饰。

「第一次做艺术品,我觉得很好玩,也发现艺术领域也很符合自己的创作目标。」白睿腾表示,他很喜欢探索人对事物的看法与感受,就好像玩玩具,在做想像、猜测与了解,而艺术创作跟拍电影、写小说一样,都是在跟人的内心互动,是创作者与人的互动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2019 年初,白睿腾再次挑战艺术创作,以 396 支铝管组装、结合钢缆悬吊在 3 米高夜空的灯光装置《线花》。它的造型虽启发自屏东的县花九重葛,却融入植物生长的序列与数学特性,打造成多面体的几何结构,激发观众无限的想像空间。

但在构思初期,白睿腾曾苦恼是否要用生肖当主题,最终仍以抽象的形式,将台湾的元素「暗渡陈仓」到作品中,期盼带来更多共鸣。对此,他幽默地说:「我希望外国人能觉得很有意思,不一定要了解台湾的文化脉络才看得懂,即使是外星人也能了解。」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耗时 3 个月完成的《线花》,不仅融入屏东的在地意象,也让观众在欣赏的过程中获得乐趣。有人觉得它是来自宇宙的生物、外星人驾驶的飞船即将登陆地球,或认为它长得像病毒的结构,还有人想像它是从天而降的钻石,好比大鹏湾是屏东东港的一颗珍珠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国际邀约与获奖不断 原创性被世界看见

做出设计的原创性与趣味,是单挑概念创办至今的坚持。五年来,国际邀约创作与获奖不断,《线性桌灯》于 2018 年夺得金点奖年度最佳设计奖,《线花》也在今年拿下义大利 A’ Design Award 金奖,白睿腾更两度被新加坡评选为国际新秀设计师,并参与新加坡国际家具展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对于未来,白睿腾也期许自己能朝向艺术创作发展。他说,做设计很好玩,它就是不断发生问题,你必须去了解原因才能解决,并藉由想像力去探索更深层的事物,而不同领域的知识可以刺激灵感,玩具、音乐、生物学、数学都能变成创作的内涵。

【专访】做设计就像玩玩具!白睿腾为屏东打造艺术花灯让世界看见

相关文章:

台湾灯会2灯组 获义大利设计奖金与铁奖《思想坦克》我屏东我骄傲!看2019台湾灯会《陈柏惟专栏》灯会心得——灯会不是商展、市政不是经营假新闻媒体单日169万人入园!东京迪士尼的20倍 史上最强屏东灯会如何创奇蹟?台湾灯会人与灯一样美 让屏东人骄傲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 

最热文章

 
 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