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W酷生活 >【专访】催生「后劲」的另一股后劲:陈惟扬导演 >
 
 

【专访】催生「后劲」的另一股后劲:陈惟扬导演

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20-06-12  分类:W酷生活

【专访】催生「后劲」的另一股后劲:陈惟扬导演

(芋传媒记者胡家铭报导)纪录片《后劲:王建民》耗时四年,横跨美国 21 个城市实地拍摄,贴身纪录王建民历经小联盟、独立联盟又重返大联盟这段鲜为人知的历程,以及帮助王建民与家人、教练、复健师、球迷的互动与真实心声,目的只为呈现「真正的王建民」。这部电影不仅荣获第 55 届金马奖的提名,更被誉为今年最有温度的纪录片,而这部作品的问世,导演陈惟扬(Frank W. Chen)扮演了关键角色。

【专访】催生「后劲」的另一股后劲:陈惟扬导演

陈惟扬(Frank W. Chen),加拿大籍台裔导演,1981 年生于台中,在台北成长,直到 13 岁转往加拿大求学追梦,23 岁就读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(RISD)建筑研究所,目前定居于纽约。谈到最初的拍摄动机,他笑说:「因为本身就爱棒球,我的启蒙是中华职棒,从职棒二年就开始看,一直看到我出国。后来不看的原因是因为我最喜欢的球队不在了,对!就是味全龙!」

后来,很长一段时间陈惟扬改看篮球,一直到 2005 年王建民出现。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棒球员,尤其又是王建民,竟然要在美国到处流浪,这让身在美国的自己也很有感触。

对于自己的第一部作品,陈惟扬透露,从小就喜欢摄影,喜爱拍很多东西,然后自己剪,但没有什幺真正的作品。曾在 2011 年参与电影《女孩坏坏》的幕后,那时做美术助理,也是抱着学习的心态,因为他是建筑设计的背景出身,所以从搭景、2D 设计等,那时也是第一次看到剧组是如何运作的,很有趣,那是第一次参与电影拍摄,但纪录片完全没有。

【专访】催生「后劲」的另一股后劲:陈惟扬导演

陈惟扬认为,其实设计跟电影的精神是一样的,就是带一个团队,一起完成一件事。学建筑的过程很注重人、空间、光线、动线,然后互动、沟通,这些跟电影都是相呼应的,所以这点对他来说并不会太难。

陈惟扬表示,片中拍了很多美国的市容,例如王建民走在沙漠的片段就很吸引人,因为那几年他到处流浪,他想要多让王建民融入在那个环境里,把漂泊、流浪的感觉营造出来。还有请他在沙漠中走路,

陈惟扬坦白说,拍摄的期间,时常会想跳出一个想法:「除了棒球之外,除了王建民本身的故事外,我们能够讲什幺?」所以有些场景是经过思考跟设计的,比较困难的点在于,最后还是得回到王建民本身,要想办法让他与过去、未来连结。

印象最深的有两个场景,一个在加油站,陈惟扬请王建民去加油站加油,然后画面就搭配他过去在洋基的片段,因为人在长途开车后,加油就很容易放空,这是很适合的交错。

另一个是沙漠,因为空旷,也是很能够代表美国形象的场域之一,陈惟扬请王建民聊聊自己的家人,他还问陈惟扬拍沙漠要干嘛。如果观众还记得的话,有一幕是王建民走到一个小山丘,坐在那里述说他的家人,因为背景是美式房子的聚落,那样的画面讲「家」,就很符合。他开始提到爸爸妈妈,老婆小孩等,感到很愧疚,所以当下也触动到陈惟扬,因为家人总是会鼓励你就去外面闯,但爸妈有天还是会老,但一旦你在国外建立了关係,有时候难以割捨。

【专访】催生「后劲」的另一股后劲:陈惟扬导演

因为,「家」的概念对我们来说很模糊,到底哪里是家?我们时常都会问自己这个问题。

回忆起初识王建民的往事,陈惟扬坦言,刚开始接触他的时候,他不是那幺容易跟人家分享,他自己也是,他们个性蛮像的,一开始并没有太多话可以聊,倘若大家有留意,片中很多前面的画面,几乎都是他的背影,因为两人还是有点距离,「我那时跟他说,你就让我跟,我们也不用刻意讲太多话,我拍到我要的画面我就会先走。」

陈惟扬以前住过纽约,那时王建民还在洋基时,都会去球场看他比赛,对他而言就是一个棒球巨星站在中央,每次看都很感动,「哇!一个台湾人站在那,好光荣!」可是在 2013 真正见到王建民,他却是在一个八、九点后就关门的小城市,心裏有种感慨:「怎幺变这样,短短四、五年怎会高低起伏这幺多?」

「我们起初就一群朋友很开心啊,因为见到偶像王建民,可是当时看他离开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,他就想说,我们一群人都有伴,但他就一个人回到旅馆。」他记得当时有问王建民要住多久,他回答:「在这待多久就住多久。因为我不知道这个球队会不会随时离开,所以也没办法租房子,只能每天住那个旅馆。」

【专访】催生「后劲」的另一股后劲:陈惟扬导演

要先把自己的心打开,让他认识你,这部分对陈惟扬来说有点难度,但人到了一个阶段就得学会适度地敞开自己的心房,所以当下的他必须这幺做,所以他要让王建民知道「我们是一起在做这些事」。他逐渐主动去跟王建民分享自己的过去,以及对未来的规划等,这个其实很难跟人聊,但当开始这幺做之后,两人开始慢慢会交换想法,这是拍摄当中很重要的要件,久了之后两人就养成一个默契。

因此,陈惟扬觉得这几年,他是跟建民是一起在成长。

电影总有一个表面的画面传达,但背后都有另一层设计,主要是希望观众思考。

事实上,大家都知道最后王建民靠着努力成功升上大联盟,这是很「好莱坞式」的结局,那为什幺我们还要加那段,其实要问的问题是,这个精神能留给观众什幺样记忆?是他因为不放弃棒球才又爬上大联盟吗?或许是,但陈惟扬看到的是放不下。所以那个桥段,他想保留个灰色地带,留给观众自己解释。

【专访】催生「后劲」的另一股后劲:陈惟扬导演

截至目前为止,他所知道的观众迴响跟影评回应,有很多不同的角度,在美国的多数人并不是那幺清楚王建民是谁,当然对「台湾之光」无感,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棒球选手的故事。他们看到的是一个离开家的亚洲球员,很辛苦爬到高峰然后跌倒,最后再度站起来,一个对棒球很执着的男人,这是他们感动的点;棒球圈的话,是觉得很励志吧!尤其是王建民去佛州棒球农场(FBR)学了新东西,因为像建民那个年纪还重新去学新东西,可以说就是「放手一搏」,然后奇蹟真的就发生在他身上了。

但是,在美台湾人感动的点就不一样,他们都说看到这部片会想到爸妈,还有遥远的故乡。

展望往后的计画,导演陈惟扬坦言尚无想法,但仍想拍片,「我想继续拍纪录片,去摸索一件事、完成它,特别想记录人的故事,不一定要运动员,如果有好的题材也可以试试看,每个人的故事都可以去理解,都有可能变成纪录片。」

延伸阅读:

棒坛两大巨投同台 郭泓志透露:王建民爱藏心事伤后复出不改初衷 纪录片导演期许王建民继续当王建民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 

最热文章

 
 

随机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