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W酷生活 >把故事找回来:「物语诊所」佐藤医师的社区医学实践 >
 
 

把故事找回来:「物语诊所」佐藤医师的社区医学实践

作者:   发布日期:2020-07-11  分类:W酷生活

文/图:余尚儒/李宜芸

物语诊所 (ものがたり诊疗所)的太田诊所位于日本富山县砺波市乡间一栋150年的茶屋内。每週有两个下午,佐藤伸彦医师会在茶屋看门诊,其他时间做居家医疗,但茶屋大多数的时间是开放给社区居民交流的场所。

喜欢民俗学及医疗人类学的佐藤医师,在富山的实践是以叙事为中心的极简主义,他认为社区医疗的实践应回到以「生活」为中心,在Biographical(传记)和Biological(生物医学)之间取得平衡点。举例来说,四十几岁男性,突然间胸闷心肌梗塞,这时候要赶快急救,以Biological(生物医学)处置为主。反过来,九十岁阿公,开始无法吞嚥,是否需要人工营养、装胃造口(或鼻胃管),必须透过认识阿公的人生,在阿公的 Biographical (传记)中寻找答案。这没有标準答案,也不能只依赖生物医学的判断。他又举例,长年经营小酒馆的95岁阿嬷,即使最后有COPD(慢性阻塞性肺病),让她多抽一支菸(虽然抽完需马上戴上氧气面罩),即使菸对身体不好,但抽菸对她「个人生命」有意义,又何必要强迫限制呢?

把故事找回来:「物语诊所」佐藤医师的社区医学实践 Photo Credit: 李宜芸
外头的庭园是以开放给社区使用而设计,平时社区民众可以来这里园艺,庭院里有各式可食植栽。台湾在宅医疗学会到访的隔天,物语诊所就即将举办製作果酱的活动。

医院是100%医疗空间,重视Biological的实作,强调实证为基础的医学(Evidence-based medicine, EBM)是自然不过的。但是回到社区,生活的场所是以叙事Narrative为主体,所以社区医疗,应是以叙事为基础的医学(narrative-based medicine, NBM)。

佐藤医师认为,大家误解EBM只有生物医学,但其实EBM包含研究(Best research practice )和临床(Clinical practice),现在也要尊重病人的价值观及环境(Patient values & circumstances)。而认识病人的价值观及环境的过程是Biographical,其实就是NBM。

把故事找回来:「物语诊所」佐藤医师的社区医学实践 Photo Credit: 李宜芸
让人感到温暖舒适的诊疗室,似乎什幺话都能跟医生说。在每週唯二的门诊时段,佐藤医师就在这里看门诊,解决社区民众的医疗问题。

再说,NBM和Narrative叙事又不同。我们的生活就是一种叙事,医疗只是其中一小片段。因此,诊所(医疗)的位置应缩到最小,最大化社区(生活)可以利用的空间。毕竟医疗(科学)只是生命(叙事)的一部分,所以佐藤医师每週有两次在茶屋和社区居民一起喝咖啡,下午再看诊。不仅如此,物语诊所也在东京法政大学建筑系学生协助下,和当地居民一起製作社区立体地图,同时回顾自己与社区的历史。

物语诊所的出现,也促使当地成立社区咖啡馆——宫の森咖啡(みやの森カフェ),让社区间有学习障碍或者拒学的学生到失智的老人家都能来逗留。

砺波地区高龄化率27~30%。物语诊所属于「强化型在宅疗养支援诊所」,这类型诊所的条件是有三位正职医师以上、每年在宅临终照护四位个案以上、紧急往诊超过十次。实际上,物语诊所有四位正职医师,服务约170位居家个案,每年在家临终个案60~80人,每週一位临终个案、每週有二~三次夜间往诊。

把故事找回来:「物语诊所」佐藤医师的社区医学实践 Photo Credit: 李宜芸
这是社区民众的「咖啡厅」,佐藤医师在这里每週有两天早上先跟社区民众在这喝咖啡,下午接着门诊。远方大桌子上,是社区民众与建筑系学生共同製作的立体地图。

物语诊所共有三家诊所,每家诊所都只有看二~四节的门诊,场地也是租借来的,包括农会经营的老人公寓一楼、社区废弃的日照中心(诊察室就是洗澡间),以及古民家(老屋)。

药物部分,诊所没有院内药局,也没有门前药局,处方籤完全释出,透过药局宅配药物。

物语诊所除了附设强化型居家护理所(24小时出勤)外,另外也有居宅介护支援事业所,由一位Care manager(照顾经理,为社工背景),製作照顾计画申请介护保险,也积极参加出院準备会议。诊所同时有成立一家居服中心(Home Helper center),雇用5位居家服务员,照顾20位重度临终个案。

在宅医疗是「支援生活」的医疗,因此,加入「叙事元素」之后,诊所和社区一起书写自己的故事。今后,佐藤医师将继续推动,以叙事为基础的社区医疗,期盼更多人加入「写故事」的行列。

 
上一篇: 下一篇:
 
 

最热文章

 
 

随机文章